<noframes id="ffbpx"><mark id="ffbpx"><video id="ffbpx"></video></mark>

<ol id="ffbpx"></ol>
    <progress id="ffbpx"><p id="ffbpx"><cite id="ffbpx"></cite></p></progress><cite id="ffbpx"><track id="ffbpx"><listing id="ffbpx"></listing></track></cite>
    <nobr id="ffbpx"></nobr>

    <form id="ffbpx"></form>

      中國將成為全球汽車物流出口中心



      到2025年,中國汽車銷量預計會突破4,000萬輛,產品和技術出現大飛躍,制造更加先進,成為全球出口中心。市場規模將達到目前歐洲市場和北美市場的總和。



      近年來,中國汽車業不論從數量上還是服務質量上,都不斷攀向新的高度。繼2016年(乘用車和商用車銷量比2015年增長了15%,達到2,800萬輛)如日中天的汽車銷量和生產之后,很多分析師和專家們都在期待下個十年里還會穩定增長。據政府官方預測,包括中國信息中心和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CFLP),到2025年,汽車銷量將突破4,000萬輛。


      如能實現預期增長,中國的市場規模將達到目前歐洲市場和北美市場的總和。然而,這將意味著年增長率仍然保持在較低的個位數增長 — 比過去十年(汽車產量和銷量是2005年的7倍)的平均年增長率低很多。但中國汽車業想要通過大幅提高高價值產品來彌補低增長率,包括提高SUV和跨界車銷量,以及替代能源技術和高聯網車輛。


      工廠和供應商的收益可能會達到這個產品發展,因為勞動力成本和房地產成本的增加勢必會抵消生產力的增長。


      所有這些發展因素都會對中國汽車物流產生深遠影響。從短期來看,供應鏈網絡優化可以提高運輸成本,降低庫存;又或者調整運輸設備和運輸模式,應對貨車尺寸和裝在規定的變化。但從長遠來看,供應鏈中自動化與新技術的使用會顯著提高。


      中國很多觀察員都預測,這種轉變是積極的。CFLP副主席馬增榮對參加上海2017中國國際汽車物流會議的代表們說,到2025年,中國的汽車業和供應鏈會更加環保,競爭力會更上一層樓,完成構建綜合物流系統,包括多式物流。汽車業會變得更加高效、清潔,而且利潤更可觀。


      其他人也同意他對未來的展望。一級供應商Continental公司亞太區汽車供應鏈管理物流總監Andreas Subbe預測,中國在電動車銷量、生產和技術開發方面會有提高,而且在材料運輸、運輸管理和數據跟蹤方面的自動化水平也會全面提升。我們預計,供應鏈會變得更加透明、精準、可靠。我們希望能夠有足夠的時間,讓預測跟上發展的步伐。


      像上汽通用(SGM)和吉利控股沃爾沃汽車等汽車制造商也提到了制造和自動化的發展 — 這種發展目標與中國政府的第十三個五年規劃(去年出版)相一致。SGM公司產品控制物流業務發展經理的Ni Bin談到了合資公司在未來數年內的自動化與數字化研究計劃。



      沃爾沃汽車稱,期望中國能夠發展成為重要市場和生產中心,向亞洲、美國和歐洲出口。據報道,沃爾沃計劃使用長途鐵路服務,向歐洲市場出口。沃爾沃還宣稱,要在中國制造第一輛全電動汽車。


      沃爾沃汽車集團亞太區入站物流總監Magnus ?dling說,中國一定會迎來技術的長足發展,包括替代能源和無人駕駛汽車。他還預測,供應鏈的本地化水平也會出現質的飛躍。


      那會改變我們入站物流的重心?,F在我們的說的本地化率大約是70%,還有很多要從歐洲和國外進口。到2025年,預計很多汽車制造會接近100%的本地化。


      其他制造商和物流供應商的高管們還談到了深度發展,比如汽車私人化定制和客戶化的發展,以及汽車產品和生產的模塊化 — 尤其是電動車。特斯拉公司亞太區配用配件物流經理Micahel Bian稱,汽車與高技術供應鏈會繼續融合。特斯拉在這方面已經小有成就,汽車(也是一種硬件)復雜度降低,甚至軟件和技術之于汽車也會變得更加重要。


      ?dling說,沃爾沃計劃制造第一個全電動車,沃爾沃馬上會體會到這種變化,包括材料賬單、供應商位置,以及法規遵守和困難。


      在銷量方面,人們質疑經銷商是否會繼續成為汽車銷售與服務的中心,尤其電商在中國經濟中大范圍快速增長。


      中國零售與物流集團— 百聯集團(與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合作)的王部長預測,網上銷售與技術可能會改變汽車銷售與分銷供應鏈。主機廠通過網絡,與客戶的聯系更加直接,而不是依賴經銷商。這意味著制造、庫存和零售功能可以更加集中化,有的情況下,還可以并入一個工廠。


      王部長對代表們說,“隨著電商平臺的出現,制造廠就變成了商店,以及分銷中心?!?/span>


      NIO公司電動車啟動部物流總監Marco Wang說,非常懷疑未來經銷商還是否還會存在,因為網上汽車采購與客戶化的能力完全可以替代庫存系統的訂單預測。


      雖然這些潛在的巨變會隨著中國制造電動車而變得更加重要,但至少從短期來看,入站出站運輸具有數量、種類、復雜度提高的趨勢。而這將成為中國供應商們的巨大機遇。


      CFLP副會長蔡進說,中國經濟發展已經穩定,今年汽車生產量將會超過GDP增長率。重要的是,長期物流成本已經回落 — 2016年的成本是GDP的14.9%。而2005年時的比重為16%。這種回落態勢在今年第一季度仍然保持。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秘書長肖政三認為,汽車銷售和生產的增長速度讓人吃驚,對汽車業來說是喜人的。


      乘用車銷量達到2,436萬輛,其中月72%是低于1.6升小排量汽車。但這個結果和很大原因是由于小型車稅費激勵政策,該政策現在已經停止;否則,中國的跨界車和SUV的銷量恐怕會猛增。



      中國最大的汽車物流供應商之一,長久集團總裁薄世久說,中國汽車銷量的增長進入2016年下半年的時候,已經讓人驚嘆了。


      去年后半年的汽車銷量增長迅速,我們的壓力很大,其他主機廠和經銷商也面臨很大的壓力。這種高速增長是從2014-2015年時開始的。


      去年把過去5年繼續的能量全部釋放,絕對是豐收的一年 — 經銷商在2016年的盈利要比2015年好的太多。


      但是,經銷商的庫存從1月份開始也在增加,而且經銷商不太樂觀,因為小型車的稅費優惠已經停止;因此,人們對2017 年的前途非常謹慎。


      據中國汽車制造商協會稱,今年第一季度的銷量同比2016年只增長了1%;協會預計,2017年的銷量漲幅回到5%。


      對汽車供應鏈來說,眼前最大的障礙,就是滿足政府制定的有關貨車尺寸及裝載規定,包括汽車運輸車特殊新規定。


      新規定被稱為GB1589,總共分為7個階段進行,最后會從2018年8月開始強制執行。


      雖然對汽車長度和裝在要求的限制導致更多的主機廠和物流供應商尋求多式服務途徑,但是還有很多爭論反應對一些要求的懷疑。尤其是從明年8月開始,明文規定裝在后的掛車高度不能超過4米。


      據參加會議的一些人稱,在這個規定下,公司就無法全長載貨了。有些人說,高度限制在4.2米更加現實。但薄世久認為,這個長度也不夠。


      當貨車滿載時的高度大約4.4米。這超過了法定限制,但是中國條例規定,高度的限制要根據裝載車自身而定。我認為,把貨車高度限制定位4.2米也解決不了問題。我們仍然愿意與政府協商,但是我們的觀點是,高度上線應該訂到4.5米。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的張曉東教授(同時也是交通政策專家)經常會向政府咨詢。他也說,GB1589規定存在一些問題,會影響運輸商解決不同型號車輛的運輸的方案,也影響他們公路運輸與其他運輸模式的鏈接數量。但他說,規定在執行之初就嚴格執行,避免造成司機困擾。


      盡管預測最終規定會如何比較困難,市場無法預測,標準化缺失,但還是有很多跡象都顯示了中國汽車業在多式物流道路上的進步。

      張教授說,采用其他模式的運輸,包括內陸水路和鐵路,是行業以及政府要解決的首要問題。大約有18個政府部門在談論這個問題,政府也已經運行16個試點項目。


      雖然很多高管和專家們都表示,希望能看到鐵路、水路基礎設施方面有更多的投資,但是很多汽車制造商已經研究替代運輸模式,不僅解決整車運輸,還有零部件運輸。這種轉變一定程度上是因為GB1589規定的改變 — 還有就是長期戰略和投資計劃的結果。



      舉例來說,寶馬在中國的合資公司 — 寶馬華晨在中國東北沈陽的工廠,每年能夠制造400,000多輛汽車。公司在過去幾年已經完成轉變,采用了多式聯運。公司整車物流部長Michael Tian說,工廠生產的50%以上的汽車都是通過海岸近海運輸,從大連港抵達上海,以及南方的廣州。


      去年,公司和中國物流供應商長久集團合作,從大連滾裝運輸汽車。薄世久稱,長久集團今年擴大滾裝船隊,已經達到4艘了。


      此外,華晨寶馬利用三個港口,以及西安和成都內陸城市的分銷中心,從工廠向其他中心鐵路運輸,之后在使用貨車運輸。到去年年底,預計有60%的汽車都是通過鐵路運輸的。對我們來說,鐵路更加可靠,更加高效。


      還有一些汽車制造商還轉向水路運輸。駐扎在長江沿岸的西部城市的汽車制造商有,重慶的長安福特,武漢的東風。這些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都依賴水路運輸。據沃爾沃汽車公司?dling稱,公司已經開始使用駁船,在上海的供應商和成都工廠之間運輸材料。


      奇瑞捷豹路虎汽車有限公司(CJLR)材料與物流總監朱瑞稱,公司已經采用河駁從歐洲入站運輸材料,最近在重慶分銷中心也實行起來。整車從上海北部的常熟出發,通過河駁運輸抵達分銷中心。


      他說,水路運輸的成本是公路的50%,而且在其他方面的成本也會減少,比如釋放貨車資產,積攢更多的汽車,充當存儲選項,而不是花大價錢儲存到配送站上。


      他指出,我們的庫存可以保證一個星期,就可以在長江漫游。我就不用另外租用30,000平房子的倉庫了。使用水路每年要比公路能夠節省大約60億人民幣(約合870,000美元)。公司進行了市場調查,查看天津、山東等分銷中心的公路、水路的混合使用情況。結果顯示,成本不是唯一吸引人的看點。朱瑞說,公司目前更愿意采用公路直達,以及公路與水路聯合線路。


      雖然寶馬華晨可能已經在鐵路運輸商占得先機,但是包括CJRL公司的朱瑞在內的很多人都認為,鐵路的使用對汽車制造商來說還是太有局限性了。中國的鐵路服務還不太穩定,不足以用于入站物流。中國鐵路與其他運輸模式之間的聯系還是很缺乏。


      中國鐵路運輸整車的發展穩步增長。2016年,國家鐵路運輸了290萬輛整車,今年有可能達到500萬輛。



      此外,中歐鐵路的使用可會增加,添加了很多快遞服務。2016年中國鐵路完成了1,700車次,其中的570是從歐洲向中國。到2020年,歐洲和中國質檢的鐵路運輸會達到5,000次,因為沿線很多國家都將投資建設分銷中心,包括中國、中亞、俄羅斯和歐洲。


      朱瑞還提到了鐵路,以及他在BMW Brilliance的經歷,即首次在德國和沈陽之間開通鐵路快遞,運輸備用配件。當我來到CJLR,我就考慮如何向新的公司引進鐵路運輸,依據BMW公司的成功,OEM將會有更多的靈活性,因為鐵路要比海運更快,而比空運更廉價。


      CJLR考慮要大力利用中歐鐵路連線,包括運輸零部件和整車。沃爾沃汽車也比較頻繁地使用了中歐鐵路服務,進口零部件和汽車,雖然還沒有達到常規服務的階段。沃爾沃預計會從今年開始想歐洲出口中國產Volvo汽車。更多具體消息會在以后公布。


      除了多式物流,中國還打算從汽車生產中心向全球出口中心轉型,即從國內工廠和合資公司出口。最著名的是,通用汽車已經從中國向美國進口Buick和Caillac汽車,而吉利控股沃爾沃汽車已經開始從中國向美國出口汽車 — 而且計劃增加向全球出口的車型以及數量,包括向歐洲出口。


      出口數量并不代表進步的速度已經達到目標,至少對一些品牌是這樣。據中國汽車研究中心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吳松泉稱,中國去年出口了700,000輛汽車,與2015年的數量相當,但是卻遠低于2012年船造的100萬輛記錄。去年的備用配件出口也遭受同樣命運,雖然出口零部件價值總額達到645萬美元,但比前年下降了2.8%。美國是最大的出口市場,占總出口量的26%。最大的出口商有奇瑞、上汽、上海通用,還有很多中國工廠的少量出口。


      持續發展國際貿易還存在一些困難,阻礙出口增長的因素中還包括很多地區的政治動亂、反全球化情緒的增長,以及全球貿易的重組。吳松泉還提到美國和歐洲的爭執變動,包括美國新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還有英國脫歐等。


      脫歐將影響中國主機廠和供應商的戰略決策,“尤其是中國國內公司在歐洲的發展計劃” 。但他認為,中國與英國之間的貿易優勢還是有恢復到未脫歐時期。


      盡管脫歐協商之后,有可能達到零關稅政策,但是是否能夠恢復過去的狀態,沒有人敢說。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中國和英國,中國和歐盟之間分別進行協商。


      總之,他很有信心中國成為全球整車出口中心,不斷向發達國家和新型世界市場出口。


      國家信息中心副主席徐長明對出口前景持積極態度,他說中國在出口之前,必須提高國內市場的質量。


      你必須首先做好中國市場;如果辦不到,就很難走出中國了。在汽車出口大規模增長之前,還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但他還是非常樂觀的。

      最好的的歷史就是沃爾沃汽車公司(Volvo Cars),公司自2010年就由吉利控股,成為第一家向美國出口高端汽車的汽車制造商。公司成都工廠已經向美國出口S60汽車。



      公司透露,已經決定在中國北部的大慶市建廠。該廠是全球生產S90的唯一工廠,計劃向全球出口。公司透露,已經決定在中國北部的大慶市建廠。該廠是全球生產S90的唯一工廠,計劃向全球出口。在上海以南的陸橋,也將有一家工廠上線,制造S40產品,以及吉利的一個新品牌 — 凌克(Lynk&Co)汽車,該車也向全球出口,包括美國和歐洲(到2019年為止)。陸橋工廠雖然有吉利控股,但是由沃爾沃汽車經營管理。


      為全球出口而生產,就要引進復雜的入站物流,因為工廠添加了更多的變體和衍生產品。這對我們的供應和需求規劃造成更大的壓力。


      上海通用也向美國出口Buick車型。有些分析師預計,會有其他中國品牌最后也向西方市場出口汽車。徐長明稱,包括吉利、長城和奇瑞等國內品牌在中國國內市場份額和質量的提高,有助于這些品牌向成熟市場出口 — 高價值物流就是重要促進因素。


      早期出口計劃重點主要在廉價產品,并不關注后市場。進口零部件要好幾個月才到客戶手中,因此服務對未來的出口至關重要。我認為,這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但是中國品牌會計劃啟動更多的出口計劃。



      這個觀點得到獨立汽車咨詢師胡絲羽(前國機汽車公司)稱,雖然中國過去在汽車制造質量上并不具有優勢,但是國際市場出口增長表明還是有提升的空間。但這取決于出席會議的合資公司主機廠,以及愛找汽車出口法規而做出的調整。


      她說,“30年前,國內主機廠與外國的跨國汽車制造商簽訂合約,建立合資公司,他們生產的汽車不允許出口。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進出口市場已經成為國內也不的有力補充?!?/span>


      自由貿易協定(FTA)對中國汽車出口貿易的發展也非常重要。吳松泉稱,中國已經與22個國建簽訂了15個自由貿易協定,其中的9個已經顯示出其作用,包括10個東南亞國家聯盟成員國與6個國家之間分別簽訂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這六個國家是:澳大利亞、中國、印度、日本、韓國和新西蘭。


      在中國汽車進口方面,出現了下降趨勢,進口汽車類型偏向高端汽車。據CATRC公布的數據,去年大約進口100萬輛汽車,是2016年銷量的3.8%。到2020年,進口量預計會下降100,000輛。


      向中國進口汽車最多的三個國家分別是日本(285,000輛),美國(250,000輛)和德國(224,000輛)。中國進口最多的汽車品牌有寶馬、梅賽德斯-奔馳、豐田、保時捷,以及捷豹路虎。


      政府政策和稅收對汽車進口的影響很大,而自由貿易協定也會影響稅收。已經取消了的中國的消費稅政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只要能售出價值130萬人民幣的車輛,就能獲得130,000人民幣的消費稅。

      吳松泉說,進口汽車制造商必須嚴格遵守油耗規定。


      燃油效率規定非常嚴格。去年,行業平均耗油為每100公里6.8升,這個標準還會提高,這對國內汽車和進口汽車造成很大壓力。


      還有一些政策對另類進口汽車產生重大影響,即“水貨”— 就是指通過非官方渠道進口的汽車。


      隨著進口總量的下降,中國的水貨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趨向高端層。胡絲羽說,涌入中國市場的水貨大約有130,000輛至150,000輛,而去年的水貨飆升至230,000輛。.


      水貨雖然受到汽車部門的譴責,這也有市場的因素,很多人都談水貨色變…但是水貨無疑成為最大的贏家。官方渠道的進口數量下降與水貨增長沒有關系。事實上,需求不斷受到更新換代和公眾人氣的推動。水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一變化。


      除了探索進出口未來之外,中國的汽車制造商和物流供應商還堅持走優質服務與經營的道路。上海通用的Ni Bin談到了在倉庫使用自導車輛系統(AGV)的情況,還說要對工廠和倉庫所有的零部件,都采用跟蹤系統。他還說,公司已經開始使用虛擬現實來模仿物料流,并核查不同零部件流動和類型的風險。


      長久集團薄世久說,公司將繼續向國內國際推出服務。公司在去年8月,成為第一家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汽車物流公司。公司向滾裝船和出口鐵路服務方面大力投資。自2014年,在德國建立第一家分公司以來,逐漸走進新的市場,大展拳腳。我們想要走向國際,也在通過合并和收購等手段來尋求加快走向世界的機會。中國和國際物流供應商之間建立合作和伙伴關系,是走向未來成功的重要途徑。




      海汌轎運自2005年初創立以來,通過互聯網模式,本著合作共贏的準則,已經為50多家汽車生產企業提供過汽車整車物流服務,為成千上萬個私家車主提供過單臺家庭轎車的托運服務,海汌轎運愿意和汽車生產企業及廣大私家車主緊密合作,一同推動行業的良性發展與深度變革,讓更優質的服務走進千家萬戶。



      海汌轎運是致力于轎車托運的汽車運輸公司,是廣汽豐田、廣州本田、花都日產等汽車生產企業的整車商品車的物流供應商。同時向社會承接單臺家庭轎車的城際物流托運業務。大板車穿梭在各城市之間,隨時捎帶個人單臺私家車。場地大、人脈廣、速度快、價格合理、扼守行規。

       


      業務微信號:A150FY

      公司業務QQ:188059814

      隨時  電話:13902305248

      聯絡  電話:020-37380504

      詳細  了解:www.paulavelasco.com/